泸州新闻网 > 新闻 > 资讯 > 正文

"我的家风故事"征文活动优秀作品——乡愁弯弯

每逢春草萌发和秋叶零落时节,乡愁都像一匹识途的老马,牵着我的思绪,回到梦里乡关。故乡的山水草木,那片温暖土地上的人与事,都那么顽固地蜂拥进我的心田和脑海。

三月的风打个盹,就把春意挂上了四月的枝头。和风斜斜,细雨霏霏,天地间氤氲着浓酽的愁绪。偶然瞥见桌角的台历,才猛然发现一年一度的清明又临近了。窗外,雨正恣肆地飘着。对故乡的思念如断线的风筝,朝着故乡的方向,越飞越远。日渐老去的故乡,已幻化成月半的风、清明的雨的爷爷奶奶,那些永生难忘的叮咛和教诲,如在眼前、犹在耳畔。

故乡在川东北一个三面环山,一方临水的村子,小地名“张家湾”。整个湾子呈月牙状。村前一条澄澈如练的溪流,潺潺流向远方。在张家湾子,我度过了童年的黄金时代。群山峥嵘的身姿、层叠如水墨的梯田、涂着阳光颜色的麦浪、油菜花间的蜂舞蝶忙、暮色里家家户户屋顶升起的炊烟、此起彼伏的鸡鸣狗吠声、爷爷的旱烟味……都深深植根于我记忆深处、长进了我的血脉——张家湾是我童年的世外桃源。

张家湾地处大巴山麓,山高路险、交通极不便。湾里的人九成以上都姓张,都是在自家几亩薄田上辛勤耕耘,朝而作、暮而歇,顶着风霜雨雪、春种秋收,靠双手在田土里翻刨养家糊口的希望,日子大都过得紧巴巴。然而,张家湾的人大都心平气和、与世无争,整个湾子祥和、宁静、融洽,哪家有婚丧嫁娶、红白喜事,全湾的男女老幼必定自发聚在一起,齐心协力、全力以赴,都当成是自家的事。

爷爷是张家湾子“明”字辈的“幺房”,我们一家在湾子里辈分最高。在我上小学时,有些念初中的同村大孩子就叫我“祖祖”(曾祖辈)了。他们好意思叫,我反倒不敢答应。爷爷奶奶辈分最高,人又极宽厚慈爱,所以在张家湾有极高的威望。婆媳吵嘴、妯娌矛盾、田边地脚纠纷、牲口践踏了别家庄稼赔偿等等,都乐意找爷爷奶奶评理。爷爷奶奶以和当先,不掺私心、“不拉偏架”,大家都很听他们二老的劝告、调解。

上一页 1 2下一页
猜你喜欢
责任编辑:陈俊宇
报网互动  新闻报料

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  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>>  更多资讯  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

电话报料:0830-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:news@lzep.cn

QQ报料: